G2000--G2000衬衫,G2000西装,G2000西裤--正品低价、品质保障、货到付款、配送及时、放心服务、轻松购物! 一号帅哥服饰 官方网站 一号帅哥服饰官方网站

三年闭店9000家“中邦版ZARA”拉夏贝尔倒闭整理!?商务皮鞋

  11月24日,“拉夏贝尔被申请破产清算”登上微博热搜,根据拉夏贝尔日前披露的信息,多位债权人因拉夏贝尔不能按期偿还债务,向法院递交破产清算申请。

  对很多80、90后的人来说,拉夏贝尔这个品牌并不陌生。甚至就在几年前,该品牌的门店还随处可见,被人戏称为中国服装界“万店王”。而这一切的成绩,都离不开该公司的创始人,邢加兴。

  1972年出生的刑加兴是个很有勇气、说干就干的人。据说在他21岁那年,他母亲给了他几百块钱叫他去买点树苗。结果他到了城里看到服装印压培训班招生,就自作主张的报了名。

  培训班结业后,邢加兴去了一家台资服装厂,后来又去北京服装学院学了半年服装设计。学成后他回到原公司做起了销售。但当台湾老板希望他去武汉开分公司的时候,他放弃了这份工作,跟随朋友去了上海创业做服装代理。

  1998年,服装代理工作很难继续扩张,邢加兴便想创立自己的品牌——LaChapelle(拉夏贝尔)。

  一开始,拉夏贝尔只有2、3个设计师,服装款式也十分有限。尽管刑加兴凭借着多年的行业经验和敏感的嗅觉,将品牌定位在了25-30岁的少女、淑女装上。但想要做大,还需要更为先进的服装品牌运营理念。

  而在这一点上,他在早期几乎完完全全的学习了ZARA所代表的快时尚模式。从加盟思维转变为增加直营店,重点布局一、二线市场。

  2003年,受“非典”影响,服装行业大幅收缩,大品牌纷纷撤销生产订单的。而拉夏贝尔则反其道而行之,加大马力生产以保证库存。非典过后,消费者报复型购物,大牌库存很不足,而拉夏贝尔正好填补空白,以3折的力度疯狂促销,大赚一笔,名气也随之打响。

  2004年,拉夏贝尔启动多品牌战略。所涉及的服装品类逐步由女装拓展至男装、童装,旗下品牌有La Chapelle、Puella、UlifeStyle、7.Modifier、Candie’s、La Babité等12个品牌。此时,自信的邢加兴放言,公司下一阶段的定位是品牌运营公司。

  站在今天回头看,不禁要感慨一句“拉夏贝尔在那些蒙眼狂奔的日子发展的太快了,快到令人眼花缭乱”。

  2017年,拉夏贝尔回归A股,成为国内首家在A股和H股同时上市的服装企业。同年,其门店数达到9488家,几乎全部实行全直营模式;营收一度高达104.46亿元,位列国内营收最高的女装上市企业。

  生命中的一切馈赠,都暗中标好了价格。对拉夏贝尔来说,也是如此。所有的蒙眼狂奔背后都埋下了早晚要被引爆的地雷。

  在拉夏贝尔风头正盛的2015年,就曾有人发出过质疑:“旗下近万家店铺是否应该进行一下梳理,每一家都符合品牌需要吗?产品从设计到质量是否真正符合市场需要?”

  不过对当时的拉夏贝尔来说,他们并不需要这种声音,他们会打“价格战”。库存?不怕,三折清仓。在整个服装行业向上发展的时期,这种策略无疑是合适的,它即能保证企业的规模,又能保证资金链的安全,但花无百日红。

  2006-2012年期间,中国服装行业总体增速超过20%;2015年之后,整体增速趋于平缓,大约为6%-8%。2016年之后,行业进入衰退期。2018年全国服装销售量为540.6亿件,相较2017年的719.1亿件下降近四分之一。

  就这样,拥有近万家门店,十几个旗下的拉夏贝尔就这样被“库存”拖下了水。2018年,拉夏贝尔净利润亏损近两亿元。

  2019年,拉夏贝尔关店4400家,平均每天关店13家;现金流紧张之下,还先后剥离了旗下的男装及家居业务,并将其一手打造的总部大楼出租。

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2020年开年的疫情和被列为执行人这两件事,无疑让断臂求生中的拉夏贝尔雪上加霜。

  进入今年,拉夏贝尔的经营状况并未随着宏观经济复苏一起好转。从公司10月28日发布的三季报来看,截至9月30日,拉夏贝尔涉及已决未完全执行的诉讼案件涉案金额约为20.86亿元,未决诉讼案件涉案金额约5.3亿元。

  据公开披露,截至2021年10月26日,因涉及较多诉讼案件,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共计14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,包含一般户130个,基本户12个以及募集资金专用户2个,冻结金额约为1.26亿元;公司下属17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,涉及案件执行金额合计约6.73亿元;因涉及31项诉讼案件影响,导致公司4处不动产(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账面价值合计约为17.01亿元)被查封,截至10月28日,公司累计涉及未审结/未调解诉讼案件58起。

  而对整个服装行业来说,刚刚过去的这一年也是一个多事之秋,日子不好过的并不止拉夏贝尔一家。真维斯倒闭、富贵鸟退市、达芙妮半年报亏损3.48亿元、曾经的A股“运动品牌第一股”贵人鸟预计亏损7.65亿元至9.15亿元。但与此同时,却又有许多品牌逆势崛起。新的危机与机遇就在眼前,谁又能如17年前的拉夏贝尔那样抓住机遇?谁又会在这股深不见底的暗涌中被市场淘汰呢?